转型升级or不务正业产业大鳄挤爆金融圈

2019-06-08 04:50:49 来源: 济宁信息港

宝宝发烧吃什么
宝宝发烧吃什么
宝宝发烧吃什么

□本报 高改芳

产业资金正加速进入金融领域。众安保险、恒大和万赢证券正在筹备中外合资的“恒赢证券”,这意味着,恒赢证券的股东将囊括马明哲、马云、马化腾和许家印等行业大佬。在此之前,绿地控股(600606)已经在香港成立绿地亚洲证券,TCL组建金融控股集团也已有一年时间……

金融界人士指出,负利率和不良贷款率上升已极大地挤压了银行的利润空间。在此背景下,银行更愿意贷款给大客户。而大客户手握重金,集团内部的项目可能不需要这么多钱了,他们更愿意成立自己控股的金融机构,通过这些金融公司把钱分流到资金更匮乏的其他中小企业,甚至与P2P公司合作,因为这样做可以有效增厚集团利润,提升集团的估值。产业集团的另一种思路是通过金融服务激发产业链竞争优势,促进产业的转型升级。同样是产融结合,这种思路下可能将会对产业金融大发展起到推动作用。

分析人士认为,“产融结合”的发展之路目前看来是不错的企业转型方向。但是,如果实体经济持续低迷,终形成“钱生钱”的资金空转,那对整个金融系统的伤害将非常大。如何去伪存真,探索出金融真正推动实体经济转型升级的有效路径,需要企业、监管各方进一步思考。

金控风潮

TCL金融控股集团(简称“TCL金控”)人士称,TCL集团从2014年开始做产业转型,在原来产品的基础上增加三个服务的板块:互联、物流加销售、金融。2015年,TCL金控集团成立后,目前旗下有五家属于“新金融”范畴的子公司:两家小贷公司分别专注于产业链金融和消费金融,一家保理公司,一家财富管理公司和一家支付公司。

所谓“新金融”,是相对于传统商业银行、政策性银行而言的,指小贷公司、互联金融等新兴金融业态。

此外,TCL集团还做了一些金融方面的布局,例如TCL集团是上海银行的第六大股东、惠州农商行的第二大股东,同时还投资了保证保险等。这些都是TCL金控作为主要的管理者。

TCL金控为产业链服务的新金融业务都是基于TCL集团30多年形成的生态圈和产业圈。TCL集团产业链上经销商加供应商客户将近10万家,有上亿个人消费者用户,TCL集团对这些客户的了解更深。

“我们在和上下游客户打交道的过程中发现,这些用户在目前的金融体系中,融资难、融资贵、融资效率低等情况,特别是在中小型供应商、经销商体系中非常严重。”TCL金控人士表示。在经济下行过程中,金融风控更严格,中小企业融资的问题更加突出。该人士说:“我们和这些企业已有非常密切的交易链条上的往来,消息,对这些企业的融资需求和商流、物流、资金流、信息流数据有深入了解;其次,由于相互之间非常了解,我们之间建立了长期的信任关系,这是其他机构不能比拟的。我们的机会就在这里。”

实际上,除TCL之外,海尔、奥马、美的等都已进入互联金融领域。TCL金控人士承认,家电行业已经是竞争激烈的行业之一,单兵作战已转化为全链条竞争力之争,家电企业涉足金融领域,可以为上下游提供资金服务,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,提升产业链竞争优势。

2010年前后,家电企业陆续成立自己的财务公司。金融业内人士介绍,通过对预收账款的拆借赚取利润,资金运作一般能够拿到7%-8%的利率,而通过互联金融平台还可以无成本地赚取平台服务费,这个服务费大概在3%左右。在家电企业净利润下降的大环境下,这一块的利润是相当有吸引力的。Wind数据显示,2015年家用电器指数销售净利率仅6.77%。

TCL集团2016年半年报显示,TCL金控上半年实现净利润4.67亿元,同比增长43.1%。而TCL集团上半年的净利润不过7.88亿元,同比下降62.3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.06亿元,同比下降62.6%。

房企的金融帝国冲动

除了家电行业,地产界的“产融集合”早已蔚然成风,很多地产大鳄更是大举“逆袭”,剑指金融帝国。

10月8日,根据证监会公告,格林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获准设立。格林基金的发起股东是河南省安融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,为首家由房地产公司发起并100%控股的基金公司。安融地产背后的“格林系”已囊括期货、保险公估等牌照。

今年4月,陆家嘴发布了重大资产重组预案,拟斥资百亿元收购上海陆家嘴金融发展公司100%股权。此举意味着陆家嘴正式实施“地产+金融”的双轮驱动战略,实现“产融结合”,终把上市公司打造成竞争优势突出的金融控股集团。

实际上,房企转型早就风起云涌,万达、绿地、碧桂园、恒大等龙头房企纷纷进军金融。今年9月,恒大宣布出售饮品、粮油、乳业等农牧快消业务,重新专注地产和金融。出售快消业务的原因也很简单:不赚钱。公告显示,截至2016年8月31日,恒大粮油集团公司、乳业集团公司及矿泉水集团公司,未经审核的净负债约为人民币33亿元。但恒大在金融领域恒大却格外激进:除了近期连续在A股举牌上市公司,并已拥有7家上市公司外,恒大目前已经获得保险、保险经纪、保理、银行、消费金融、支付等多个金融牌照。

而通过高调举牌万科在资本市场掀起惊天巨浪的宝能系,资本运作很重要的一个依托就是旗下的前海人寿。控股前海人寿,宝能系迈出了试水金融的关键一步,并继续强势出击。到目前为止,宝能系的金融业务已涵盖财险、寿险、公募基金、融资租赁、小额贷款等领域。宝能系如果再能拿到银行牌照,与安邦类似的金融帝国雏形将呼之欲出。

除了较为市场熟知的万达金融、恒大人寿、前海人寿之外,地产龙头万科于2013年通过收购成为徽商银行单一股东。今年9月,绿地(亚洲)证券公司在香港成立,主要开展境外房地产基金和全球股权投资基金的投资及管理。泰禾集团、泛海控股分别入股东兴证券、民生证券。此外,中天城投则于近日增持中融人寿。

上海股份制与证券研究会股份制企业专业委员会主任曹俊认为,产业投资的回报率水平远远低于对资本市场投资的回报,是促使产业资本集中举牌的主要原因。此外,传统产业自身的产业升级和技术进步能力不足,竞争力下降,造成盈利水平难以达到投资人的要求,产业资本需要寻求新的投资蓝海。

化解还是加剧风险

稍加留意就会发现,产业资本进入金融领域和银行惜贷的情况几乎同时发生,而期间资金是否“脱实向虚”、化解还是加剧风险的问题更是引起广泛关注。

银行“惜贷”苗头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出现,当时并未引起太多关注。两年后的今天,惜贷更加严重,甚至在今年7月出现全月新增信贷几乎全是个人按揭贷款的极端情况。

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,银行业不良资产开始加速暴露。不良率激增引发社会高度关注,银行风险偏好迅速下降,本能地从中小微企业等风险较高的客户群体中逐渐收缩信贷投放。2014年开始,每月新增的对公短期贷款相较前几年显著下降,仅在年初和季末冲量,并且有越来越多的月份出现大幅负增长(当月余额下降)。对公短期贷款主要投向私人部门(这些部门很难拿到中长期贷款),对公短期贷款投放量的下降,意味着私人部门的信贷获取情况变差。毫无疑问,银行业已经陷入惜贷困局。

私人部门指居民、私营企业等。与之对应的是政府部门或公共部门,包括各级地方平台以及带有显性或隐性政府信用背书的国企、机构等。银行放款时,对私人部门的放款行为更市场化,而对相关公共部门的放款,则往往由于政府信用而默认其风险小(甚至无风险),放款行为并不充分市场化。

2015年以来,货币宽松,无风险利率下降,使风险溢价上升。近期的风险溢价大致不变,缓慢下行,但比年仍要高一点。可是因为经济持续下行,企业自己的风险还在上升,于是,风险溢价虽然比调控时期高一点,但仍是杯水车薪,还是覆盖不了风险,于是银行继续惜贷。

某贷款中介公司的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,在此背景下,银行更愿意贷款给大客户,比如各个行业的龙头,央企、国企等。

某央企驻北京的房地产公司高层透露,他们开发楼盘的时候,往往有五、六家银行的行长来找他,希望能放贷款给他。银行之间的竞争很激烈。不缺资金的大企业能够轻松拿到贷款,资金匮乏的小企业却一贷难求。这也是困扰国内银行界多年的“无解”难题。

监管部门的相关人士私下表示,解决小企业融资的难与贵,其实主要是解决小企业财务与经营信息的真、实、明、动(动态)问题,涉及财务纪律,诚信体系,信息共享,低价增信,严刑峻法。“这些哪一件不是地方该干该做好的事,把榔头敲在银行头上,至少是偏了。”该人士说。

这些银行认为无法克服的困难恰恰被产业资本认为是机会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资本的脱虚向实,有利于化解相关风险。

TCL金控集团人士介绍,TCL金控主要是基于TCL生态圈来发展业务。比如TCL的经销商分很多层级,即便是一级经销商可能也只有20%的业务是TCL的,但这个经销商下面可能还有更小的经销商,能够辐射更多的小企业。TCL还有近万家供应商,所以这个链条很长。TCL对这些众多企业的交易数据能够有效降低TCL金控做金融时候的风险。

不过,也有人对产业资本大举进军金融表示担忧,认为产业资本“不务正业”,将进一步加重“过度金融化”倾向。此外,金融需要高度的专业化,跨界进入也存在诸多风险。某大型国有银行的人士称,在民营中小企业中,资金挪用、短贷长用是普遍情况。中小企业贷款很大部分投向房地产和高利贷投机。而且中小企业老板很多赌性很重,喜欢把杠杆放到很大。当经济不景气,实业下行的时候,有更多的民营老板抽资金出来做房地产、放高利贷。“以前有人说过,大企业死于效率低下,小企业死于乱投资。”他认为这也是银行、产业金融都要加倍防范风险的原因。

某贷款中介透露,有些大集团的金融平台甚至与P2P合作,把资金借给贷平台,再通过贷平台找项目、放贷款。“这上一种非常可怕的资金空转的苗头,像当年的钢贸贷款一样,对金融的杀伤力极大,要足够重视。”该人士认为。而鼓励小额分散的互联金融监管办法在实际操作中也是困难重重:要梳理每家贷平台每一笔资金的来源和去处工作量极大,几乎不可完成。此外,小贷公司、金融资产交易平台等泛金融公司,往往由地方金融办主管,实际上游离于监管之外,容易酿成金融风险。

对此,TCL金控集团内部人士认为,应当采取“穿透式”监管,要求贷平台、金控公司披露资金的真实来源和去处,并规范关联交易,在企业集团内部建立防火墙。

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指出,应该支持创新,希望创新能够切切实实地带来好的成效。“但是我们也注意到,一个时期以来互联金融创新方面,在某些方面的监管没有及时到位,监管在某些方面还有许多漏洞,许多不足,互联金融出现一些问题。比如互联金融平台从建立到目前为止大约有5000家,其中超过40%出了问题,2/3是道德风险,那就不是小问题了。由于金融具有很强的外部性,对整个金融系统会带来较大负面影响的金融创新还是需要严格把关,审慎监管。”连平说。

私处整形非小事 女性牢记四件事
史上强通告是什么梗派出所发通告撕毁者一律拘留
养犬社会问题不容小视江苏南通市区犬只留检所将建成
本文标签: